防虫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虫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众人眼中的大师吴冠中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3:47:57 阅读: 来源:防虫网厂家

著名画家吴冠中先生于6月25日23点52分在北京医院逝世,享年91岁。吴冠中是20世纪现代中国绘画的代表画家之一,为中国绘画发展做出巨大贡献。20世纪80年代开始,他不懈地探索东西方绘画,实践着“油画民族化”、“中国画现代化”的创作理念,《长江三峡》《鲁迅的故乡》等作品深入人心。

李磊:吴冠中像一座高山 越远越清晰

李磊:我觉得吴冠中先生是一个融汇中西艺术精髓的一个大师,他的艺术实际上是植根于中国传统的审美和艺术情趣的,每一幅作品都是一首诗、一篇散文,吴先生的画和他的诗、文是分不开的。所以,我们看吴先生的画不仅仅是看画,还要看他画里边的文。但是他又不拘泥于传统的艺术表现方法,他以非常开放和兼容的心态和方法把西方艺术的优秀表现手法——比如说色彩的运用、构成的创新,都是兼容了西方的一些创作方法,但是他作品中的情趣和格调却达到了是中国艺术一个非常高的境界,中国文化所追求的那种境界。我觉得吴先生是当前我们艺术家当中把西方文化和中国文化融合得比较好的一位大师,应该说是我们时代的一座艺术丰碑。

您能回忆一下您与吴冠中老师之间比较令人感动的小故事?

李磊:我有几次跟吴老先生的接触,记忆比较深刻的就是我第一次跟吴老见面。那是2005年,我到上海美术馆以后接手做吴冠中先生的艺术展,一次我到火车站去接吴老,当时吴老看到我,他很高兴,他说:“你年纪很轻,做馆长说明你水平很高嘛。”他也很风趣,对我说:“我办展览就像做喜事,你看我穿了一件红衣服。”他当天真是穿了一件红颜色的夹克。本来我们对大师是很敬畏的,言行是比较拘谨的,但是他的风趣一下把我们的距离就拉近了,大家就很随意了。

后来还有一次在杭州,吴先生在他的母校——中国美院举办一个展览,当时有一个研讨会,有很多学者、艺术家都参加了,我也参加并做了一个发言。我当时的发言的中心内容就是阐述中国文化的发展和人类艺术的追求都有相似的地方:西方的文化是以批判入手,最后达到精神的超越;中国的文化以和谐和建设性的意见为主,从美入手最后达到精神上的超越。但二者最终都是要在思想上、在文化上超越人们生活的范围。我觉得吴冠中先生是这个时代的代表,他的艺术追求恰好能够代表两个方面综合追求的目标,所以说,今后能够带领中国文化的艺术家中,我觉得吴冠中会是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当时吴先生年纪也很大了,坚持要参加研讨会,想听一听大家的意见,他一直有点儿闭目听,听了我的意见以后,我发现他的眼睛亮起来了,并且不断点头,后来有老师问“你觉得今天的发言怎么样?”他就说:“我听下来,我觉得李磊的发言很好,跟我的想法很一致。”

后来他准备捐作品给我们,他打电话给我,他说:“我要安排一些后面的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于是08年的年初,我到了北京,他把捐赠的想法跟我说了,并且准备好了一个清单,他说:“我没有任何的要求,我的艺术,一生都在追求真善美的真谛,我要让它们找一个好的归属,能够让更多的人看到中国的艺术是有水平和高度的,我希望有一面墙,让大家看得到什么是好的艺术,我就非常满意了。”他还对我说:“我觉得你们能够做好的,所以我把这些事情托付给你们。”我觉得吴老先生从来不说他的艺术品值多少钱,而是觉得自己的艺术不仅仅是他个人的,还是国家的,我感觉他非常热爱国家和民族,虽然他没有什么很漂亮的话,但是他很实在,他觉得好的艺术就是要让大家看到。他也很自信,他说:“我这个艺术应该是好的艺术,要让大家看到。”

吴冠中老师的逝世对艺术界也是一个重大的损失,您觉得他对艺术界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李磊:我觉得随着吴先生的去世,对他的评价,大家会趋于客观,会更加重视和尊重他的艺术成就,因为他在世的时候,由于他看问题比较尖锐,言辞也比较锋利,在涉及到一些讨论问题的时候,大家也会持有不同的角度和意见。随着他人走了以后,他的艺术思想、人文精神、艺术成就会被大家更加客观地来进行评价。就像一座高山,我们退得越远,他显得越高,我们能看得更加清晰。

曾国和:吴冠中在中国画现代化探索中的成就将得到长远发展

新加坡新华艺术中心负责人,著名收藏家曾国和:

我1982年通过北京荣宝斋有幸认识吴老先生。由于我个人很喜欢中西结合的精神,因此我把吴先生的作品很早介绍到新加坡。

吴先生是中西结合绘画里成就非常突出的一个人,新加坡又是一个对中西文化的交汇比较能够接受的地方,所以吴先生的画作早在八十年代就已经受到欢迎。在1990年,配合我们新华美术中心十周年的纪念,我们给吴先生在新加坡举办了一次个展,吴先生跟吴夫人都出席了画展。之后吴先生的画作在香港、台湾地区甚至日本也都受到欢迎。

我个人认为吴先生画作是在海外或者是境外得到更多的青睐后,才在国内才慢慢地被普遍接受的。其实他的艺术可能到后来真的需要“从外面打进来”的这个关系,他是觉得外国人更早地就接受了他的东西绘画结合的精神面貌。

吴先生一直过着相当清苦的生活,他一世都是致力于绘画的创作,艺术的创新。吴先生在国内也有遭到一些排斥,但是吴先生自己一直都是非常坚定的,他还是在走一条“国画现代化”的道路。这几十年来,吴先生在中西绘画的结合,或者是中国绘画的现代化探索中,做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就,使他在美术史上要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我听到吴老去世的消息以后,感到非常惋惜,对我的震动很大。回头想想,吴先生在他临终前的这一年多里,他还把握各种机会将作品捐到全世界去,包括新加坡的一百多件他的重要作品,以及香港、上海、杭州和北京等地相当数量的捐赠,我想吴先生的艺术定会得到更多人的欣赏、论述和研究,他对艺术执着的精神和他创作的心得将会得到更长远的发展。

水天中:人们对吴冠中的评价会更加客观

水天中:我认为在二十世纪后半期的中国艺术界里,吴冠中是典型的一个有独立思想、独立人格,但又对这个时代、国家以及人民有所贡献的一个艺术家。吴冠中的艺术成就体现在两个方面:一、艺术创作上,吴冠中是在水墨和油画之间,介于西方和东方之间的画家。他有一个基本观念,在艺术上过分强调地域和民族的差别没有太大意思,首先是从事艺术,要美,要服务于人的精神和心灵,他强调的是这方面。从他的绘画作品来说,比较强调形式美,比如结构、墨与色、线和点的对比,他往往把风景作为平面结构中的形色点线关系去处理。在这方面,他在水墨画方面或者油画方面是走在前面的,他的独特性在于用非传统的方式表现中国特有的情调和韵味。他是属于这个领域的领军人物。二、关于他的艺术思想,他所发表的文字和言论引起一轮又一轮的艺海波澜。他总是一针见血地触及当代艺术的要害问题。这些问题有时候是人们有隐约感觉而无从下手,有些问题本身就如一团乱麻,遵循习惯思路写出来的理论文章,丝毫无助于问题的解决,而只能更使读者一头雾水。吴冠中以"快刀斩乱麻"的方式,剖析问题实质,提出自己的看法。这在博得赞赏的同时,也让固守传统习规的人为之愕然。

您能不能回忆一下与吴冠中老师之间令人感动的故事?

水天中:我可以说一点,就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第六届全国美展油画展在沈阳举行,展览期间举办了一场研讨会,吴冠中提出了一个观点:美术界过去所有讨论都是画家自己在讨论,我们应该找一些批评家来谈。当时就有人提去哪找。那个时候我并不认识吴冠中,但经常见他,因为他的夫人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是我们的美术研究所资料室主任。吴冠中说应该找水天中来参加讨论。当时他没有告诉我,我也不知道,是后来别人提到的,实际上我也没有去参加。因为各方面的原因,没有把这个信息传达到我这来。从那个时候,他在艺术上很希望听到不同声音,他的绘画创作也比较关注思想的活跃性。

吴冠中的去世对艺术界有何影响?

水天中:吴冠中的去世对我们确实有很大的影响,但是我觉得随着他的去世,人们对他的评价,对他的艺术创作、艺术思想的研究,会更加客观。就像我们去观察一个自然界的现象,有了质疑了以后,就会更加客观。我想对吴冠中的评价,包括他在世的时候,人们对他的一些刁难和批评,他对整个历史时期的睿智和贡献会得到更加公正的评价。

甘学军:吴冠中不仅是一位艺术大家 还是一位文学家

北京华辰拍卖董事长兼总经理甘学军:

今天我看到吴老去世的消息,感到非常意外。我觉得吴先生是我接触过的当代书画家当中,最有艺术家气质,最有艺术家情怀的一个人——他是一个纯粹的艺术家,他在艺术上的真性情,给人的感觉仿佛他就是为艺术而生。我很敬仰吴老这样的人。

吴先生不仅是融汇中西的一位艺术大家,同样他还是一个文学家,他的文笔,他的情思,他是当代艺术家里最能够把他的情思,把他对艺术的见解和领悟流露到笔端的人。他能够通过他的笔,把他的艺术上的这些东西能够表达出来,这是在当代很少有的,他是第一人。他的文字极其优美,而且表达得非常深情并茂,非常准确,可以说是和文笔结合得最好的一个人。

吴先生在中国美术史上,特别是在中国近代美术史上,具有很高的地位。他所说的八个字“我负丹青,丹青负我。”,其实真正的就是他艺术情思的表达,同时也是他艺术地位的一种表述。“我负丹青,丹青负我”的感觉,就是他已经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高度,比如他在国画上打破了中国传统国画,对于结构、笔墨上的理解,对于传承的理解。他在油画上,虽说在形式上吸收了西方的一些东西,但他的内容还是中国主流的;他实际上形而上是一个很洋派的画家,但内心是一个非常民族的艺术家。

我们认识吴冠中,应该从这一点上,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认识他。他跟他的老师林风眠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他们在形式上很西洋,但是在内容上是非常中国的,非常民族的。这同样反映在他的艺术观念当中。

他的去世,是艺术界的巨大损失,他留下来的遗产绝不仅仅是那些创新高的艺术作品,更应该是他的艺术观点、艺术思想,他的文学成就,这些都会对后世产生深远影响的。

范迪安:既悲痛又感到很遗憾

范迪安:从二十世纪中叶以来,吴冠中先生一直呕心沥血于油画民族化和水墨画现代化的努力与探索,是中国美术界的重要楷模。他在中西艺术融合的探索实践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创作了大批脍炙人口的艺术佳作,有的已经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经典代表性的作品。吴冠中先生除了作品为人喜爱以外,更重要的是在吴冠中身上体现了中国知识分子艺术家独立思考,追求真理,探索不息的宝贵精神。这种精神对于中国美术界启发最大,激励最大,我认为吴冠中的精神是一种时代的精神,是激励人不断追求艺术理想的精神。我想这种精神比他具体的作品影响还要深远,是一种让人震撼的力量。

第二个问题,您能不能回忆一下与吴冠中之间一些令人感动的小故事。

范迪安:每一个接触过吴冠中先生的人都会非常难忘与他的交往。我只想举今年的几个例子,吴先生今年以来身体一直不好,经常住院治疗。他为数不多的几次公开露面或者说参加社会活动,就是到中国美术馆看展览。严格来说不是来看展览,是来看艺术。第一次是今年3月份我们举办朱德群的艺术回顾展,第二次举办画家乔十光的展览,两次他都是早早到场,朱德群是展览开幕前一天来,乔十光是展览开幕的一大早他就来了。他说过这样的话,他到现场不是为了来热闹,而是为了好好地看画。他来看这两个展览特别富有深意,朱德群是他上世纪四十年代在巴黎留学时期的老同学,乔十光是他五十多年的弟子。吴冠中先生年事已高,病体在身,还执意来看展览。他不是到场应酬,而是认认真真看完了所有的作品,我陪同在吴老身边,感动至深,这就是一个真正艺术家的情怀,也是一个真正艺术家的精神。他非常看重老同学、老学生的艺术,他来到中国美术馆,与同学弟子的展览展开艺术的对话,这就是吴冠中。目前很多老前辈或者艺术家参加展览开幕式都是为礼节而来,但他是真的为艺术而来。

听到吴冠中去世的消息,我不仅很悲痛,也感到很遗憾。今年他几次约我到他家里,我知道吴先生不会轻易约晚辈前去座谈,我想他是有许多关于艺术的问题,艺术如何发展的问题,包括如何办好中国美术馆的问题想跟我沟通,可是我由于一直公务缠身,失去了再一次向他请教的机会,老先生约我们晚辈去谈,这种机会不多,所以我感到深深地遗憾。

吴冠中的逝世您觉得对艺术界会有什么影响?

范迪安:我想所有听到吴老去世的艺术界同仁都会感到震惊。虽然人老去世是自然规律,但是人们一直把吴冠中视为一种艺术精神的楷模,何况他在去年的大型回顾展中,他最新出版物的出版,都让人们相信吴冠中总是一个像智慧之泉一样的老人,他不断地为我们整理出他的思维,他的睿智,他对艺术的洞察,他的去世是让我们感到很突然的。

纸箱打样机

房产销售沙盘价格

其他案头用品价格

手推扫地机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