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虫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虫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石油窝案前事民营油企年代能源被调查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17:26:27 阅读: 来源:防虫网厂家

中石油窝案前事:民营油企年代能源被调查

中国页岩气网讯:即便官至正部级的原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轰然落马,但中国石油系统有史以来最为震动的腐败案似乎还未至高潮。

9月4日,一名石油公司高管向本报记者透露,早在几个月前,注册地在香港的中国年代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年代能源”)就已经被相关部门调查,部分高管也陆续被带走,但其实际操控人王国巨是否被调查目前尚未可知。

另两个石油圈消息源也向记者证实了此事,并表示该公司被查正与中石油窝案相关。

在国内参与上游油田区块勘探开发的民营油企中,年代能源无疑是一条低调的“大鳄”,这家披着香港公司外衣的民营企业不仅在国内几大主要产油区块皆有业务渗透,其在北美、南美、中东、中亚、非洲等地均有石油勘探业务和项目投资。

知情者向本报记者证实,年代能源总裁王国巨旗下拥有多家公司,其中涵盖影视、投资等,但让王国巨一跃跻身为富豪的则是其围绕吉林油田、新疆塔里木等油田的能源项目。

“除了在吉林油田和塔里木油田有区块外,年代能源在长庆油田也有很大一块业务。”上述石油公司高管对本报记者说。但截至目前,本报记者尚未获得年代能源在长庆油田的业务是否与原长庆油田总经理冉新权有关的相关材料。

而来自多名石油业人士的消息则证实,“王国巨与冉新权非常熟。”9月4日,本报记者致电年代能源香港办公电话,对被查一事不置可否,并表示不方便回答记者问题。

起底“年代能源”

对于参与国内几大油田区块上游勘探开发的民营石油企业中,年代能源始终隐藏在焦点之外,但这家被业内人士称之为“闷声发大财”的民营石油企业的大部分项目则都与中石油有关,而年代能源总裁王国巨本人也正是出自石油系统宣传部门。

本报记者了解到,今年60岁的王国巨早年任职于胜利油田,后担任胜利油田电视台负责人,49岁时,王国巨离开胜利油田,并先后在北京成立北京兄弟姐妹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中企广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及北京中海沃投资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

“王国巨早年在胜利油田的人缘很好,与(油田)管理局领导的关系也非常融洽。”知情人士回忆。

值得注意的是,从时间履历上看,王国巨自在胜利油田参加工作至其离职,中间时间跨度与蒋洁敏在胜利油田任职期间则极为吻合。彼时,蒋洁敏曾先后担任胜利油田采油厂党委书记、胜利油田管理局副局长、党委常委。

王国巨从胜利油田离职后虽成立了多家影视投资公司,但其成为“石油大亨”则肇始于2007年。

2007年-2008年两年间,王国巨先后成立了两家名为北京中海年代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泛亚年代能源投资(北京)有限公司的能源公司,这也是年代能源的前身。

而在彼时国内民营石油企业风生水起,在试图以十指抱拳之势打破垄断而成立民间石油商会时,王国巨也以年代能源总裁的身份出任了全国工商联民营石油商会副会长一职。

“当时商会成立已经有几年了,王国巨不是发起人,但担任副会长就是因为他和中石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已经退出石油商会的一名民营石油企业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说。

从垄断系统跳出来的王国巨与中石油的“亲密”关系随后便得以体现。

2007年8月,在年代能源前身成立不过两个月后,中石油就与其签订协议,合作开发生产位于吉林油田的松辽盆地两井区块合同。该区块位于吉林省干安县,面积为77.2平方公里,石油探明储量1623万吨。

仅仅过了一年后,年代能源再次与中石油签署协议,合作勘探开发和生产位于新疆的塔里木盆地喀什北区块,而这一区块则达6991.224平方公里,涵盖了新疆克孜勒苏克尔克孜自治州、喀什市、阿图什、乌恰、疏勒等多个地区。

同年,年代能源还有与中石油煤层气公司签署协议,开发位于山西省的永和石楼西勘探开发项目。

“相比于上世纪90年代到2000初,民营石油企业将注册地选在境外,以外资身份获得区块,后续从中石油拿低品位区块的难度是非常大的,王国巨能批下来可想能量有多大。”上述前石油商会人士说。

颇具意味的是,在王国巨频繁获得中石油区块的两年间,其此前的“老领导”蒋洁敏也正担任中石油“掌舵人”,来自蒋洁敏的履历显示,2007-2008年间,蒋为中石油总经理、党委书记兼股份公司董事长、总裁。

“批油田区块不比一般的工程,一般的工程与设备采购二级单位的领导就可以定,但区块这么大的项目没有大领导签字是不可能拿下来的。”石油系统一名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四大聚集点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多名石油系统人士,以及民营石油负责人表示,虽然目前官方并未公布中石油腐败案的关联细节,但在石化产业链中,区块承包、石化工程、大型海外项目,以及巨额石油贸易是与此次窝案紧密关联的四大聚焦点。

9月2日,中石油多个项目的总承包商惠生工程被港交所临时停牌,其控股股东、董事会主席华邦嵩协助有关部门调查也让一批与国家石油公司有业务往来的民营石油企业成为舆论焦点,其中安东油服、宏华集团也被舆论“乱枪”所中。

本报记者先后致电安东油服董事长罗林、宏华集团董事长张弭,对方表示其公司业务主要以油服、技术为主,与国家石油公司的业务皆属合同招标,与腐败窝案并无关联。

“像我们和安东(油服)这样的技术型公司基本上都是市场竞争的,我们公司百分之八十的业务都在海外市场,而且油服项目的金额都比较小,(腐败案件)与我们这类公司根本

没关系。”张弭对本报记者说。

中石油一名退休高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相比涉及金额庞大的油田开发、大型石化工程等项目,油服企业的订单规模相对较小,“一般也就几千万美金,和油田作业不同,油田服务需要看最终的技术应用结果,如果不能为钻井实现增产,什么领导打招呼都没用。”

而在中石油窝案仍悬而未决时,这起轰动中国石油界的大案冲击波也还在继续。

多个消息源向本报记者证实,目前,相关部门调查的项目中还存在一批以石油公司为主体参与的地产、大型工程、资本运作等项目,涉及资金均十分庞大。

“但主要问题还是集中在批区块、石化工程建设等规模较大的项目,从中石油允许外资企业开采低品位油田至今,所有区块都是关着门批的,这种不透明的方式很容易进行利益输送。”接近吉林油田的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值得注意的是,中石油此次被调查的四名高管中,王永春曾于1999年至2004年担任吉林油田分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党委书记,而在此时间段,一大批民营石油企业先后涌入吉林油田,与中石油签署了数十份合作开发协议。

“根据中石油当时的规定,合作公司必须是外资企业,所以很多民营企业都跑到维京群岛、百慕大或者香港注册,但业务都是在国内,而在选定区块时如果关系到位,花一笔钱还能提前查阅属于机密级别的三维地震材料。”上述接近吉林油田的人士说。

责编:王亭亭

云南车载洗沙机

济南制香原料

山东丙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