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虫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虫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石油涨价底气陕企停产抗争难撼缺气大势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19:58:14 阅读: 来源:防虫网厂家

中石油涨价底气:陕企停产抗争难撼“缺气”大势

中国页岩气网讯:10月12日,国家发改委宣布,今冬明春天然气供需矛盾较往年将更为突出,如遭遇持续低温等极端天气,保供形势将更加严峻。

目前主要天然气生产企业和市场资讯机构均认为,今冬最保守的估计全国缺口在80亿立方米;一旦遭遇极端天气,缺口可能达到创纪录135亿立方米,“缺气程度几乎翻番”,息旺能源分析师王瑞琦透露。

然而同一天,以陕西绿源子洲LNG液化厂(下称绿源)为首的9家陕西液化天然气(LNG)工厂达成一致行动方案,决定抱团拒绝执行调价后的存量气、增量气价格,甚至不惜以停产抗争。

一边是警示今年天然气供需矛盾将十分突出,另一边却是下游用户抵制提价。

“2012年以来,为环保要求北京等地上马很多燃气电厂项目,需求同比增加30%;这时,不是下游用户是否接受提价,而是上游供气方是否有资源允许你继续维持生产”,有知情者指出。

近些年在陕西、新疆、四川、青海及内蒙古等大气田产地,兴起了很多液化天然气工厂。它们利用距气源地近的优势和地方政府招商引资政策,以比较低的价格获得气源,经加工成LNG后,再以市场价格向工业用户销售;然而“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工业用户不能承受LNG价格的大幅上涨,因此LNG液化厂也不愿接受气源的价格上涨”,上述石油业内知情者认为,这种怪现象主要源于相关政府部门缺乏整体规划,“未落实气源大幅度上马燃气电厂、不明确未来气价走势盲目招商引资,最终导致LNG液化厂不得不以停产来抗争”。

停产抗争背后

绿源、安塞华油天然气有限公司、西蓝集团靖边天然气液化厂等9家陕西LNG工厂是陕西当地LNG液化领域的骨干,过去它们的气源主要来自中石油旗下长庆油田,此次共同拒绝涨价。

9月27日和10月11日长庆油田分别在西安、鄂尔多斯召开陕西片区、内蒙片区天然气用户座谈会,宣布对当地非居民用户门站价格做出调整。

其中,城市用气中其他用户存量气上调至1.4元/立方米,涨0.4元/立方米;化工用户存量气上调0.25元/方至1.19元/立方米;LNG项目存量气执行1.955元/立方米,上调0.46元/立方米;长庆油田直供工业用户存量气执行1.6元/立方米,上调0.245元/立方米;非居民用户增量气统一执行2.48元/立方米。

一旦接受提价,绿源等气源成本骤增30%以上,而那些2013年以后才新建的LNG液化装置更将面临66%以上的涨幅,压力骤然大增。

“当初在长庆油田边上投资建项目,就是看中当地天然气价格便宜,液化后的LNG有比较高的利润。如果接受涨价,那么赔钱是肯定的。政府必须要为我们投资者说话,否则9家企业就全部停产”,有地方业内人士愤愤道。

据他回忆,当初地方招商时,政府不但允诺气源价格将保持稳定,而且还答应会在国家调整天然气价格政策时,为LNG液化厂争取利益。“正是有了地方政府的这种态度,我们才不惜巨资新建LNG产能,现在中石油一句话就让我们提升1/3、甚至2/3的原料成本。”

对于停产抗争,上述石油业内知情人士有些不屑:“今冬气紧是业内都知道的情况,LNG价格更可能出现暴涨,这些企业希望更多拥有廉价资源,以求获取暴利。”

全国气紧

“今冬天然气供需缺口很大,在100亿立方米左右,政府方面已要求中石油等加大进口天然气力度,如果不提高气价,它将遭遇更大的气价倒挂亏损”,上述知情者无奈地说。

10月12日在“关于做好2013年天然气迎峰度冬工作的意见”中,国家发改委指出,随着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全面推进,各地用气需求超常规增长,今冬明春天然气供需矛盾较往年将更为突出,如遭遇持续低温等极端天气,保供形势将更加严峻。

为确保今冬明春天然气稳定供应,除其他措施外,中石油、中海油等应“多渠道增加进口”,然而如何解决气价倒挂问题,该意见稿中却只字未提。

2012年,由于国内进口气价倒挂,导致中石油业绩骤降。公司财报显示,2012年天然气与管道板块实际亏损21.1亿元,其中自去年开始进口中亚天然气及LNG陷入巨额亏

损,共计亏损419亿元;今年一季度,进口天然气亏损进一步扩大至144.5亿元,亏损同比扩大超过40%。

“今冬明春保守估计缺口在80亿立方米以上,如遇极端天气,缺口将达135亿立方米,气紧程度几乎翻番”,安迅思息旺能源分析师王瑞琦指出,在大气治理“国十条”的推动下,今年北京东南、西南两大燃气热电中心已经竣工投产,且几大燃气电厂已经逐步改成燃气电厂,需求量增速明显;乌鲁木齐在现状的热电联产区域内新、改(扩)建80座燃气锅炉房,冬天供热区域基本为天然气供暖;河北石家庄市也陆续拆除置换燃煤锅炉600-700台,预计到今年供暖前,完成最后一批燃气锅炉安装。

大量 “煤改气”项目令原本已是捉襟见肘的天然气供应能力骤然面临更大的压力,国内产量根本无法满足突然增长的天然气需求,大量进口LNG和管道气已是无可回避的选择。然而鉴于民生问题,气价改革却迟迟不能启动,进口气的倒挂亏损只能由中石油等背负。

在此次陕西、内蒙古调价方案中,长庆油田也表示,上述地区城市用气中居民用气门站价格暂不作调整,那么这部分成本只能由中石油与非民用用户共同分担。

预防气荒爆发

上述知情者指出,由于进口天然气的价格倒挂,导致自2006年起中石油、中海油等就对LNG长期采购协议的签署十分谨慎;然而低气价却推动中国天然气市场快速膨胀,从2004年消费量百亿立方米飙升至2012年的1475亿立方米,“十年增长了10倍”。

2010年至2012年,中石油和中海油等由于气价倒挂,已遭遇了巨大的亏损,并不情愿再把市场蛋糕做大,“至少不希望再像过去那般膨胀”;然而“国十条”却令它们的期望变成了不可能实现的奢望。

“单华北、陕西、宁夏的下游消费需求增速就是去年同期的30%左右,这也是今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急剧上升的主要原因之一;而作为中国市场最大的气源地,今年长庆油田天然气产量仅增长10%左右。”这位知情者透露,在国十条出台前,有关各方并未对新上马煤改气项目的气源进行过充分的核实,更未对气价波动可能造成的亏损做出有效的安排。“这种情形下,中石油单方面向下游用户提出涨价和限气的要求,也就不难理解了。”

天然气市场专家杨建红认为,要解决短期气紧难题,既要平抑好北京、乌鲁木齐(含兰州)、武汉(两湖)三地的需求,以防失控;并应该调减西二线向广东等地供应量转供其他地区;此外西气东输一线的电厂、化肥等用户作为可中断供气用户,已投产的新用户暂时推迟用气时间;“高价的LNG不得不进口。”

从9月份起中石油就开始在国际现货市场上寻求10-15船(每船30万吨LNG)冬季现货;8月13日广州燃气集团有限公司也从上海石油交易所采购到4.148万吨的LNG。

责编:王亭亭

西安刮除机

海口冲孔防风围挡

云南钛白粉价格

重庆电力软连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