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虫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虫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刘颂杰爱国求增税移民为逃税

发布时间:2021-01-21 16:23:57 阅读: 来源:防虫网厂家

刘颂杰:爱国求增税 移民为逃税

无论如何,面对高税率,作为弱势的个人,都应当有他的自由选择权。  关于人性,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要从腰包里往外掏钱,人心里总归是不爽的,更别说掏了钱还见不到实实在在的好处。很不幸,“税”就是这样的东西。  人辛辛苦苦挣的血汗钱,凭什么要缴税?一来,这是政府规定的强制性义务,不缴就是违法犯罪,立马罚款收监;二来,个人掏了钱,作为交换,政府承诺提供公共服务。不过,这种公共服务很多时候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不是直接兑现给个人的,不免让人觉得吃亏。更不用说,在很多地方,政府耍赖不认账,收了税却不提供服务,或者提供劣质服务,纳税人却一点办法也没有,那是哑巴亏。  所以,说“纳税光荣”瞎扯,如果你不能肯定政府真的会用你缴的钱为你服务而不是揣进他们自己的腰包,如果税率高到让你无法忍受,那么,作为平民百姓,你只能用脚投票,走为上计了。电影少年PI里面的法国厨子—影星杰拉尔-德帕迪约就是这么做的。法国“左派”总统奥朗德要求对年薪超过百万欧元的富人征收75%的重税,富豪于是乎不断逃离法国。去年12月7日,德帕迪约决定搬家,迁往比利时境内的一个小村庄,离法国北部的里尔仅1.6公里。作为家喻户晓的名人,德帕迪约无疑像是第一个举起义旗的陈胜吴广。当时的英国《卫报》形容说,德帕迪约为了避税而举家搬迁到比利时的行动,使得整个法国都“分裂”了。有人骂德帕迪约是“叛徒”,总理让-马克·艾罗攻击他是一个“可悲的角色”,而憎恶离谱高税率的人则坚定地与德帕迪约站在一起。  1月3日,俄罗斯总统普京正式宣布给予德帕迪约公民身份。德帕迪约由此也放弃了法国国籍(这让高傲的法国公民们情何以堪)。作为回报,德帕迪约很快开始攻击普京的政敌,称“俄罗斯反对派不成气候”。看来,只要是与“税”有关,你都不得不为政府做点什么。  美国同样在为税而心碎,“财政悬崖”一直是一把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但最近,这里却冒出了一批“道德模范”。2010年,200名美国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富翁组成了“爱国百万富翁协会”。几年来,他们大声疾呼,“向我增税”,打开爱国百万富翁的网站(patrioticmillionaires.org),是一行鲜红醒目的大字:“增税吧,我们受得了!”  “爱国百万富翁协会”的正式名称是Patriotic Millionaires for Fiscal Strength。这是一群“忧国忧民”、担心美国财政状况的富翁。据ABC报道,协会的一位成员说,如果布什的减税政策继续下去,“这个国家就在为自己挖一个大坑”。另外一位则说,如果没有财政收入,美国就没有办法解决一个难题:既给富人们减税,又要为在国外打的两场战争(伊拉克、阿富汗)出钱。  与这些百万富翁(其实是“年薪百万富翁” )的观点对立的是,以众议院议长博纳为首的共和党人认为,不增税也能躲开“财政悬崖”。如今进入了2013年,两党达成协议,“财政悬崖”危机并未爆发。  要求增税的人,在美国通常都会被认为是民主党、(美国语境下的)“自由派”。但有意思的是,爱国百万富翁协会成员,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前首席经济学家罗伯特·约翰逊攻击主张“减税”的共和党,其出发点也是“自由市场理念”。他说,“美国已经不再是以市场和资本主义为立国之基了。相反,我们的经济被设计成了‘富人的社会主义’—最有钱的人拿走了所有的收益,而普通的美国人则要为所有的损失埋单。” 他打了一个比方:现在,美国经济就像赌城拉斯维加斯,普通美国人把钱放在桌子上赌,而富人阶层则是赌场主人。  在一些崇尚“自由市场”的经济学家看来,向富人增税意味着富豪们能够攒下来并用于投资的钱会减少,而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也会变成奢望。所以,作为普通的美国人,面临一个Trade-off,你要么眼红华尔街那1%,要求这些万恶的资本家多缴税,同时面临越来越少的工作岗位;要么放宽胸襟:让他们多挣一点吧,只要我们有更多的工作机会,大家能一起挣就好。  税收就是这样一个dilemma。如果实行低税率,当然你缴的税会少,但政府收入少,自然不会提供高福利,就像美国那样。美国人的价值观是自由竞争、个人努力奋斗,政府的手不能伸得过长。反过来,实行高税率,个人要缴更多的税,但社会福利也高,比如法国。这貌似比美国社会更重视“公平”,但却容易让中低收入阶层因为高福利高枕无忧而变得懒惰不求上进。此外,美国的低税收也有全球范围内的“比较优势”,吸引了全世界的优秀人才和富豪阶层,进而为美国带来了巨大的财富。  作为“叛徒”的德帕迪约说,自己从14岁开始工作,从最初的印刷工、货舱管理员到最终成为演员,他一直在缴税,而在过去的45年间,他总共就缴了1.45亿欧元。“2012年我上缴了占收入85%的税收。我不是在抱怨,也不是在吹嘘,但是我拒绝被形容为‘可悲’。”他还猛烈抨击起法国的税收制度:“我离开是因为你们把成功、创造、天赋,以及任何与众不同的特质都认作必须接受惩罚。”  无论如何,面对高税率,作为弱势的个人,都应当有他的自由选择权—至少让他有移民的权利吧。至于你是否主动要求增税,那纯粹是你的个人修行,但你也别把自己安放在道德高台上。而且,征税或增税,有一个前提,政府必须守信,提供他所承诺的公共服务;或者说,有一个有力的监督机制来强迫政府守信—谁让你强迫老百姓缴税呢。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