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虫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虫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山东安丘到四川成都姜价接近翻番鸡娃草

发布时间:2020-10-19 05:22:09 阅读: 来源:防虫网厂家

山东安丘到四川成都姜价接近翻番

时隔4年,“姜你军”卷土重来,一路攀升并创下历史新高。

成都商报记者近日走访成都农贸市场及大型超市发现,老姜批发价普遍在25元/公斤以上,零售价则超过30元/公斤,部分超市甚至高达50元/公斤,是同期猪肉价格2倍(本报10月8日曾做报道)。即使低价鲜姜近期陆续上市,也难缓解老姜的高价态势。

2010年10月,生姜市场批发价格达到13.5元/公斤,获得“姜你军”的称号。如今已远超2010年的峰值,生姜价格何以再创新高?究竟是什么原因所致?是否有人为操纵之嫌?如此高价能否持续?

山东作为全国生姜的主产区,常年种植面积超过100万亩,占全国一半以上,总产量占全国70%。其中,潍坊作为山东生姜最大的产区,也是“姜你军”风暴的源头。2014年10月,成都商报记者飞赴山东进行调查。

a

市场

两年间每公斤从0.8元到16.8元

姜价涨了产地“偷姜贼”也多了

10月9日凌晨4时,天还是一片漆黑,山东潍坊安丘市姜蒜批发市场已是车水马龙。一辆辆大小货车满载生姜鱼贯而入,将偌大的市场挤得满满当当。

安丘是著名的“中国姜蒜之乡”,不仅是生姜主产地之一,也是国内最大的生姜批发市场之一。据安丘市姜蒜批发市场人士介绍,该市场是当地3个生姜批发市场中最大的一个,平均每天销售生姜1000吨以上。周边莱芜、昌邑、青州等主产区也有很大部分生姜来这里交易,因此安丘成为国内生姜市场的“风向标”。全国各地的买家云集于此,这里的任何变化都会传导至全国各地的终端市场。

16.8元/公斤,这是10月9日当天安丘姜蒜批发市场带泥大黄姜的现货报价。虽然较前段时间17.8元/公斤的价格有所回落,但依然高高在上。两年前,这个市场曾经出现令人难以想象的价格0.8元/公斤,无数姜农血本无归。

而此时在2000公里外的成都,春熙路伊藤洋华堂超市的生姜零售价格高达51.8元/公斤。同一超市的精选后腿猪肉零售价为29.8元/公斤。生姜价格远超猪肉。总府路王府井超市也达到34元/公斤;即使在成都普通的农贸市场,也普遍超过30元/公斤。

10月9日,在安丘市凌河镇的省道边,成都商报记者遇到从乡下收购生姜返回的姜商郭顺平。当天他收到大约1500公斤鲜姜和老黄姜,准备运往安丘批发市场转卖。记者很想看看车上的生姜,突然跳出一条大狗,发出阵阵低吼。拉住大狗的郭顺平有些不好意思,他说今年生姜价格太贵,当地偷姜贼猖獗,被偷过几次的他干脆每天带着狗去收姜。

除了担心装在车上的生姜被偷,长在地里的生姜也有危险。在昌乐县红河镇周家成官村,偷姜贼开着面包车,一夜间就挖掉了1000公斤生姜。而在前两年价格低迷的时候,这些生姜随便堆放在公路边也无人理会。

郭顺平表示,他只是实力很小的收购商,每天下乡收货,最迟第二天就要交给批发商,赚取每公斤几毛钱的中间差。他说,在从田间到市场的整个环节,最赚钱的不是批发商,而是有实力囤货的储藏商。

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生姜上市经过了多个环节:以10月9日安丘市场价为例,当地姜农以16.4元/公斤的价格对外销售带泥黄姜,像郭顺平一样的采购商开着小货车到田间地头上门收购,然后运输至安丘姜蒜市场以16.8元/公斤的价格销售给批发商。批发商拿货后进入洗姜厂,去泥、去根芽,这一过程会出现10%左右的损耗,然后进行纸箱粗包装,价格已经上涨至19.6元/公斤。

之后,这些生姜被装上大型货车运往全国各地。经过逾2000公里长途跋涉后,山东生姜抵达成都,成本已过20元/公斤。进入成都批发市场后,按不同等级拿货价是22~24元/公斤。而进入普通农贸市场后变成至少30元/公斤;若进入更高档商场超市,经过一番精心包装后,变成40~50元/公斤也就不足为奇。

生姜价格的上涨还与其他因素有关。2011年、2012年生姜价格暴跌后,生姜种植面积大幅缩减,到2013年减产达30%以上。以安丘为例,在2010年高峰期,安丘生姜种植面积高达28万亩,到2013年已经降到18万亩。

b

姜农

历年来最好的年份

补上前两年的损失还有得赚

10月9日下午,安丘市辉渠镇祖官村生姜专业户李玉全去田里看生姜长势。每年“霜降”前后是鲜姜大量上市的时候,再过段时间,就该收获今年的鲜姜了。

站在乡村的田埂上,青翠的姜苗一眼望不到边。在祖官村,超过一半的土地都种上了生姜,附近的几个乡镇也大多如此。

生姜价格上涨,最高兴的要数姜农。55岁的李玉全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姜农,已有超过30年的生姜种植经验。他种了10亩地的生姜,今年收益不错。“4~5块钱(每斤)的时候我就卖了很多,很可惜,没想到后面涨那么高。”李玉全说,他四五元钱卖过,六七元钱也卖过,最高卖过每斤8.2元。虽然没能全部卖在高价位,但李玉全还是大赚一笔。他没有具体透露赚多少,只说今年把前两年的损失全夺回来还赚了不少。而姜农徐春华则告诉记者,她承包土地种了6亩地的生姜,赚了7万多元,除去成本平均每亩纯利超过1万元,是历年来最好的年份。

在山东生姜主产地,当年出产的生姜一般称为“鲜姜”,其特点是皮薄肉嫩,水分重味偏淡,价格也低,批发价每公斤5~6元。另一种是“黄姜”,需要在合适的环境下储藏一年,香辣气味由淡转浓,肉质由松软变结实,为姜中上品,市场上的高价姜均为“黄姜”。除了数量最多的鲜姜和黄姜,市场上还有少量“仔姜”、“老姜”。仔姜价格最便宜通常进入泡菜坛;老姜又被称为姜母即姜种,味辛辣,但香气不如黄姜,价格则介于鲜姜、黄姜之间。通常,姜农今年卖的老黄姜,实际上是去年收获的;而今年即将收获的鲜姜,则要储藏到明年才上市销售。

对于即将收获的生姜,李玉全说,今年每亩地的平均产量在5000~6000公斤,明年市场价应该没有今年这么高,理想中能保持在8元/公斤即可,总收入也有40多万元,刨除各种成本10多万元,估计还能赚20多万。

对于每亩生姜的种植成本,李玉全详细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优质姜种每年价格都在变,今年超过10元/公斤,一亩地需要500公斤姜种,投入就是5000元以上;化肥、农药平均按3000元/亩算;浇水、农膜等平均1000元/亩。如果涉及退化的土地,还需要用药物熏地,不然产量会很低,这样每亩成本还要增加2000~3000元。简单计算,不熏地的成本约9000元/亩,熏地的成本则达到12000~13000元/亩,这还不包括人工成本。

当地传统露天生姜的亩产平均水平在5000~6000公斤之间,如果按前两年低谷时每公斤不到1元的低价计算,种一亩地倒赔几千元很正常。但如果按今年的价格计算,种一亩地赚一两万元也并非难事。

大棚种植通常要增加12000元/亩的建棚投资,但可使用多年,平摊下来约增加2000元/年。采用先进的滴灌技术将使产量大增,亩产能够达到8000公斤左右,甚至能达到1万公斤。

c

姜商

囤货规模多在几百吨

好行情“批发”上千名百万富翁

相对姜农对价格起伏的无奈,对于实力雄厚的姜商,价格的剧烈波动则意味着难得的财富机会。

周旭升,安丘市旭升大姜专业合作社总经理,拥有万吨生姜储藏基地,包括一座冻库和10个山洞,其合作社里则有180家农户。周作为本地人,在生姜行业摸爬滚打20多年,少有失手。

从去年10月鲜姜上市开始,预判2014年会有行情的周旭升和多位客商便入市囤积生姜。当时的收购价格每公斤在5~6元之间,周旭升自己囤积了50万公斤生姜,其他客商也囤积了几十万到上百万公斤不等。到今年上市销售前,他的10个山洞总共储藏了3700吨生姜。

进入2014年,生姜价格一路上涨,1月份均价还在6~7元/公斤,到5月份就已经达到12元/公斤。从12元~15元区间,周和他的伙伴们开始陆续出货,到下半年涨到16~17元/每公斤时已经全部清仓。当记者见到周旭升时,他的山洞里已经空空如也。3700吨生姜,除去各项成本,净赚2000多万元。

当然,如果有勇气在一路上涨中死死拿住,这一波行情完全可以赚得更多。但是,面对市场的反复无常,以及前两年姜价“崩盘”的惊心动魄,谁又能拿得住呢?周旭升认识的一名实力雄厚的姜商,去年手握巨资入市,目标是囤积1万吨生姜。然而一看到当时市场价已不低于6元/公斤,觉得风险太大,最终只完成囤积3000吨。而且,当涨到8元/公斤时这位客商就大量出货,结果在低价位抛掉大半,此君至少与上千万利润擦肩而过。

周旭升说,所谓最低价买入最高价抛出那只能是传说,作为成熟的投资者,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赌博行为。即使这一把赌对了,也很难不保证下一次大亏。

不过,来自河北的年轻姜商章健则很幸运,他对这波行情的看法是“撑死胆大的”。30岁出头的他跟着舅舅学做姜蒜生意还没几年,这几年都是小打小闹,直到今年大赚一笔。

10月10日,记者见到章健之前本来想采访他舅舅,但被其婉言谢绝。章健说舅舅才是真正的“土豪”,靠做生姜起家,这些年赚了几千万,但为人低调,不爱张扬。去年舅舅在青州、昌乐、安丘等多个地方一共囤积了1800吨生姜,可惜没能踩准节奏,卖得太早,“赚了还不到1000万,利润没我高,他一直不好意思说。”章健笑称。

而章健自己去年10月鲜姜上市后开始囤姜,因实力不够,只囤到300多吨的货,平均成本还不到6元/公斤。到今年涨到10元/公斤左右时,他卖了一些,“连卖3次,都卖错了,价格一直在涨。”于是章健选择了持姜观望,一直捂到14~15元/公斤才陆续出货。最终这一笔买卖他大获成功,在刨除各项成本后,净赚200多万元。

“我不是赌,我下了很多功夫在研究,再加上一点运气。”章健不喜欢别人说他“赌对了”的提法,更愿意探讨年轻姜商和老一辈姜商的不同。

章健随身携带一台有无线上网功能的笔记本电脑,里面收藏了大量与生姜有关的内容,他甚至还自制了生姜行情的k线图。他说,“安丘生姜”作为一种现货交易品种,已经在新华(大庆)商品交易所挂牌上市,但舅舅对交易所完全陌生。章健每天上网从行业网站、论坛以及qq群获取大量一手信息。但老一辈的姜商不但看不懂网上的价格曲线,有的连电脑都不会。

对于外界传言有人砸下数亿元巨资囤货,从而大肆炒作价格的说法,记者实地调查发现恐怕只是一个传说。事实上这个行业囤货超过1000吨的客商并不多,多数都是几百吨的规模。但这个群体数量众多,手握20万公斤以上的姜商在整个潍坊产区有上千人,光安丘就占500人。行业内的一种说法说,今年这波行情,在山东主产区批发市场造就了至少1000个百万富翁、几十个千万富翁。对于这一数据,熟知业内的周旭升表示,从他掌握的情况看,水分并不大。

记/者/观/察

姜价大起大落中的姜农:

自建姜窖看价出货 不再看姜商脸色

经过这些年姜价大起大落的风险教育后,如今的姜农并没有想象中的弱势,也具备相当的话语权。

对于是否由少数“大户”联手炒作姜价,周旭升连连摇头,他说,大蒜可以炒作,生姜几乎不可能。其主要原因是生姜在13~15℃的常温下储藏,大蒜则要在0℃以下储藏,必须进冻库。普通农户并没有这样的储藏的条件,只能将大蒜全部卖给有冻库的蒜商。这样,蒜商联手能够控制8~9成的大蒜,人为炒作也就比生姜更容易。

记者在安丘、青州实地走访一些农户家中发现,基本上自家都备有储藏生姜的姜窖,少的一两个,多的四五个。在经过连续多年的风险教育后,姜农已经不再让市场牵着鼻子走,他们纷纷自建姜窖以对抗市场风险。

这些姜窖其实就是在房前屋后挖一个洞口,向地下挖入四五米深后,再将里面掏空。一般一个姜窖可以存储三四吨,最长时间可以存放3年。生姜这种独特的存储方式,决定了姜农们可以自己囤货。价格低时囤起来,价格高了再抛售,不必再看老天和外地客商们的脸色。

用自家姜窖储藏生姜的方式,虽然每一家姜农可能只储藏几吨,但成千上万户姜农的力量聚集在一起,想炒作的姜商根本招架不住。周旭升坦承,即使所有的姜商参与囤积生姜,也只能控制总产量的两三成,超过七成的生姜在姜农自家的姜窖里。

这也成为市场的笑话:卖出最高价的并不是姜商,而是姜农。因为囤货的姜商到高价时手中已经出货完毕,但总还有一些姜农的地窖里存有部分生姜。

不过,姜农普通的姜窖也有缺点:空间小、透气差,一招不慎,可能导致整个窖的姜全部烂掉,要想保证生姜的品质,空间更大、更加科学的山洞储藏应运而生。

作为安丘市旭升大姜专业合作社总经理,周旭升除了自己参与生姜买卖外,还额外为其他姜商提供山洞进行规模化储藏,这也是稳赚不赔的生意。为此他投入了上百万元在老家的山坡上挖山洞。

记者实地参观一个山洞发现,整个山洞可以储藏500吨生姜,呈“非”字形设计,主洞全长150米,两边则有多达69个独立的储藏支洞。整个山洞空间很大,走廊宽敞,还有专门的通风口,洞内空气流通,恒温恒湿,即使夏天外面气温超30℃,冬天低至零下15℃,山洞内的气温也能保持在13~15℃之间。周旭升认为,因为先进的储藏方式,生姜要想再跌回几毛钱的时代已经很难。

重庆治疗外伤性癫痫医院哪家好

重庆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

大连治疗甲状腺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