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虫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虫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共享充电宝不讲武德再提价打工人连充电自由也没了(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24 16:18:04 阅读: 来源:防虫网厂家

共享充电宝“不讲武德”再提价打工人连充电自由也没了?

近日,共享充电宝涨价的消息冲上热搜,引发热议。不少网友自嘲,共享充电宝提价“不讲武德”,被双十一薅秃了的打工人,这回连手机充电自由都没有了。

涨价集中于高消费场所

时代财经走访发现,广州市内共享充电宝的价格大多维持在1.5元-2元/小时,相较于去年涨幅不大。但部分特殊场景会有例外,商场、电影院等场景共享充电宝价格几乎都在3元/小时以上,而不少酒吧、KTV价格在5元/小时以上。

实际上,共享充电宝涨价早已不是新鲜事。2019年下半年,共享充电宝们集体涨价,从原来的1元/小时涨到了1.5-3元/小时,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向时代财经指出,共享充电宝并没有出现重大的经营成本激增,所以涨价只是为了控制这种模式下亏损的进一步扩大。

有业内人士表示,即便涨价也不足为奇,共享充电宝的价格应该与其所处位置方圆一公里的瓶装水价格看齐,就好比景区、KTV等场所的瓶装水价格通常会比普通城区的价格略贵一些。

浙江五号科技有限公司主营共享充电宝和五号充电线,目前处于行业前十水平。其大股东、执行董事朱咸明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商家与行业内的激烈竞争,是近年来共享充电宝涨价的重要因素,但这主要集中于高消费场所。

“虽然洗浴中心、酒吧等高消费场所的营收只占公司总营收的三成,但却是最重要的,能够提供远超普通消费场景的利润。”朱咸明表示。

据时代财经了解,由于人流量大、使用频次高,机场、酒吧、洗浴中心等地已经成为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必争之地。相关企业在铺货时,往往会与相关场所签订排他性协议。在这种情况下,由于消费人群的特性与相对封闭的空间,共享充电宝企业就有了涨价的操作空间。

从成本上看,充电宝能够在各大娱乐场所进行渠道布局,需要入场费和分成。对于小商家,充电宝企业采取的多是分成模式,即分给商家四到五成的流水。但对于大的连锁点位,则每年会给至少五位数的入场费。据此前界面新闻报道,怪兽充电在武汉威尼斯水世界的进场费高达140万,广州的Catwaik进场费也达30万。

由于共享充电宝企业之间的激烈竞争,在商家的要求下,特殊消费场景的合作价格被不断炒高,为了能够在获得独占经营权后盈利,涨价往往是第一选择。

而其他普通消费场景,由于人流量一般,使用频次不高,往往会出现多个共享充电宝公司共同铺货的现象。朱咸明告诉时代财经,在这种情况下,普通消费场景的价格往往是涨不上去的,甚至还可能会下跌。

王思聪不看好的项目早已盈利

尽管目前共享充电宝比较普遍,在人流量较大的场所随处可见,但其发展历史并不长,过程也比较艰难。

2015年,共享充电宝迎来行业元年。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全年我国有355家充电宝相关企业进行了注册。

根据朱咸明的经验,国内共享充电宝行业发展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15年-2017年,此时的行业处于新兴时期,各路资本涌入;第二阶段是2017年-2018年,行业格局初步确立;第三阶段是2018年至今,中小玩家入局。

根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3月31日到4月10日,十天时间里,包括腾讯、蚂蚁集团等20家投资机构相继进入共享充电宝领域,投入资金约3亿元。同年5月,聚美优品CEO陈欧以3亿元现金投资共享充电宝街电。

但2017年底行业发展的分水岭也随之出现。当年10月,最早进入共享充电宝风口的乐电倒闭。随后,有PP充电、河马充电、小宝充电、创电、放电科技和泡泡充电相继倒闭。

由此,看衰共享充电宝项目的声音也此起彼伏。王思聪曾在2017年曾在朋友圈表示,“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

“那个时候,整个行业都很难,但是‘三电一兽’坚持了下来,他们在那个时候抢夺市场,培养用户习惯,基本奠定了现在的行业格局。”朱咸明告诉时代财经。

Trustdata发布的《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显示,街电、小电、怪兽充电、来电分别占据28.6%、27%、25.1%、15.6%的市场份额,其他共享充电宝品牌则为3.7%。

“三电一兽”格局基本形成,共享充电宝企业也通过逐步提价实现了盈利。

2018年7月,小电创始人唐永波宣布实现盈利;2019年底,《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消息人士称,“怪兽充电目前已走到盈利阶段”;而聚美优品的财报显示,街电在2018-2019财年营收超68亿,营业利润约3700万元。

随着“三电一兽”相继宣布盈利,不少中小玩家也开始入局。朱咸明便是在这个阶段进入行业。

根据朱咸明的说法,共享充电宝讲究的是就近原则,拿来即用,消费者的品牌忠诚度不高。也正因此,中小玩家才有上桌的机会。“目前行业的坑、雷被前辈们蹚得差不多了,中小玩家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只要能够深耕一块区域,就能活得很好。”

根据天眼查数据,目前国内相关企业共有3564家,2019年新注册企业720家,同比增长46.3%。2020年1月至6月,我国充电宝相关企业注册量为281家,其中第二季度注册量为174家,环比上涨62.6%。

行业威胁与挑战

2019年我国共享充电宝租赁交易规模达到79.1亿元,增速达到141.3%。据艾媒咨询预测,今年我国共享充电宝用户可达到2.29亿人。

作为实现了盈利的共享经济项目,共享充电宝所吸引的不仅仅中小玩家,还有美团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今年五月份,美团第三次杀入共享充电宝行业,一时间引发舆论热议。

沈萌表示,美团原有业务与共享充电宝有很大重叠,虽然共享充电宝并不具备什么更大的商业价值,但是美团也找不到更好的商业机会来给自己讲故事。

朱咸明认为,美团再次入局对行业的影响没有舆论想象的那么大,不算是特别大的挑战。

对于共享充电宝行业发展的困难与挑战,沈萌告诉时代财经,共享充电宝的问题在于如何实现商业化变现。或许共享充电宝的确存在明显的需求,但如果无法产生商业价值,那么就变成了互助性甚至公益性的项目。

朱咸明认为,中长期来看,锂电池技术与苹果等手机厂商无线充电技术的进步完善是行业发展中的大威胁。而短期来看,疫情才是最大的敌人,如果再次经历两三个月的严重疫情,消费场景封闭,不少企业将会面临破产。

招聘网

招聘

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