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虫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虫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娱乐观一大拨明星调入自黑精神病模式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6:13:02 阅读: 来源:防虫网厂家

【娱乐观】一大拨明星调入自黑“精神病”模式

腾讯娱乐专稿 文/狠狠红

《窃听风云3》5月29号上映,主演吴彦祖则是5月中旬在微博上从“男神模式”进入了“男神经病模式”,一开始他只是撒娇,他后来开始调戏刘青云、方中信,再后来,他把刘青云和古天乐称之为“一对”,非常迎合微博上“烧死那些异性恋”的腐女潮流。这些微博都极为受欢迎,转发量是他那些“正常模式”微博的十倍以上。

吴彦祖是怎么了——是被刘烨感染了吗?刘烨是微博上的另外一个资深“男神经病”,他抢沙发,发裸照,编段子,把自己在电影里的忧郁气质一扫而空。这些神经病明星还有马景涛林更新(微博)赵文瑄等一干人。就算是“正常的明星”,也会在秀恩爱、秀美食之外,偶尔发个神经病,比如发个鼻孔照(孙燕姿)或者对眼照(周海媚)什么的,以证明自己并不是一个“时刻端着”的人。

是的,“端着”已经成为一个明星最大的罪过,这个罪名和“耍大牌”差不多,有着一种难以细说但不庸置疑的杀伤力。于是聪明的明星在学习如何逐渐的自降身价,达到与民同乐其乐融融的结果。像刘烨那种“男神经病”模式其实也不过是低招,高招的则如韩寒,今年为了自导电影《后会无期》而开始频繁活跃在微博,他的形象成为了一个“无论发什么样的照片都会被网友调戏至哑口无言”的“国民岳父”。他纵然再伶牙俐齿,也必须表现得比网友们“低那么一点点”——这全面且高级地取悦了网友,不仅是逗个乐而已,还给他们带来了智力愉悦感。

也并不是明星才有这样的困境。在当代社会,谁能逃避“自黑”呢?一个受欢迎的同学不是讲述他儿童时候多么聪明多么出类拔萃的同学,而是一个讲述自己童年如何捣蛋闯祸被胖揍的同学;一个受欢迎的妈妈不是每天po照片讲述自己孩子多么好看多么聪慧的妈妈,而是像微博博主丁三条那样,讲述自己儿子如何胃口好食量大可惜不会站着撒尿的妈妈——卖萌,用卖腐来卖萌,甚至是以自黑来卖萌,是当代人生活的必要技能。那些善于交际者,谁不是怀里揣着这样的几个段子,在聚会冷场的时候拿出来以飨读者呢?

又或者,谁又不是被告诫过,或者告诫别人这样的话:“认真你就输了”“施主莫装逼,装逼遭雷劈”呢?

明星只不过是无可避免的,与我们所有人一样,都活在这个年代——这个所有意义都消解,唯有消费主义至上的年代。上帝面前人人平等,消费主义面前,也人人平等——如果你不能提供被消费的价值,那么你之于他人便毫无意义。如果我们芸芸个体,还能某种程度上保持一定独善其身的话——如果你可以接受孤独、不被喜欢、毫无意义的“失败者人生”的话。明星却毫无选择的,必须拥抱这个时代,他们的人生本就由身后的人和观众一起书写,花最大力气争取到最多消费者,这就是他们的生存策略。

这是一种多么赤裸的消费关系。最早,交出脸、交出腿、交出事业线,得来一点关注,些许看客。然后交出童年往事、交出恋爱细节,得来几分好感,几分厌恶,还有更多的关注,更多的看客。如果想要的比这还要多,那难免要像谢霆锋与张柏芝,交出自己当年爱得死去活来的誓言,后来你死我亡的互殴,来获得更多的关注、更激烈的站队——这也是一场激烈的竞争,如果明星可以靠交出对眼照片来换得一片叫好声的话,那么迟早会有人,愿意交出自己的如厕照。

多像动物园里的猴子,在“再来一个”的呼声中,高兴地得到了一颗又一颗的花生。

一切都正在消解。只能等待,等待下一个重塑意义的时代,不知它何时到来。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济南席梦思价格

长沙Q345C工字钢

云南酒店宾馆洗涤设备

合肥粉料定量包装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