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虫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虫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夜观卷111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40:35 阅读: 来源:防虫网厂家

那一年,在许尔勒上山去采摘野菜时的时候,许尔勒好像听到了某种动物艰难的呻吟声。

许尔勒寻声望去,好像看到一头小黄牛躺在那里很是难受的样子。

许尔勒感到很奇怪,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一头牛?可能是贪玩所以跑出来的吧。

不过它好像很难受,艰难的在那挣扎,它的腿好像受伤了,同情的许尔勒想也没想就把小牛抱回了家。

幸运的是,它的伤口并无大碍,许尔勒给它简易的包扎了下,小黄牛貌似也没那么难过了。

很快,几天后,小黄牛就恢复了原本健康的样子,许尔勒很是高兴,他的家里人也很高兴许尔勒白白的捡到一头牛回来。牛是种勤劳耕地的好动物,只要将它养大,以后就可以帮家里耕地减少些生活负担了。

小黄牛的身体也很好,长的日益健壮。

一晃就是十几年过去了,当初的少年许尔勒也已经是当父亲的人了,当初的小黄牛也成老黄牛了。

但,时光改变不了的是许尔勒跟老黄牛的感情却像是一对兄弟。

许尔勒刚开始养牛,也是因为基本的目的,为帮他耕田种地,许尔勒也会经常在他人面前夸赞他喂养了多年的老黄牛和他感情多么深,没有它犁天耕地,谁会给他挖锄头。

也就是因为这样,许尔勒对待老黄牛,比对待他自己还要认真。对老黄牛的起居饮食,在许尔勒心里,都有一张精确的时间作息表。

许尔勒一直牢记着什么时候给他饮水,喂料,甚至是出去散心,一切的一切都照顾的无微不至。

许尔勒平时就喜欢时不时的和老牛谈谈心聊聊天,出去时从来都不会晚归或者彻夜不归,因为他深记,家里还有一头老黄牛晚上要喂给他饲料吃。就好像担心老黄牛一餐不吃就会饿瘦了似的。

不管是深更半夜,狂风暴雨或是狂风暴雪,许尔勒都要按时起床给他的老黄牛添加饲料。

虽说农民的最大生产资料就是牛,但许尔勒的上心有点超越了关心的程度。

就算老黄牛老了,许尔勒还是舍不得卖,因为,许尔勒对它的感情实在是太深太深。

许尔勒现在的陪伴和寄托也就只有这头牛了,妻子早早离他而去,而自己的两个孩子因为家庭负担也上城打工了,许尔勒现在舍不得这个山村而一人呆在这里,平日就在村里小小闲逛下要么就是和村里人聊聊天,除此之外,老黄牛就是陪伴他最久的了。老黄牛更是他的依托,一旦没有了,许尔勒感觉他的生活就要失去了平衡。

在外的儿子也会经常的寄钱回来,但回家的次数是少之又少。

而许尔勒也不种田些许年了,所以陪伴老黄牛的时间充裕多了。

老黄牛也是深深了解许尔勒的内心一样,跟许尔勒也特别的亲近,许尔勒说一不二,耕地的那些年,也为许尔勒立了不少功劳。

只是那一天早晨,许尔勒照常去给老黄牛喂食时,牛好像怪怪的,它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没有平时看到许尔勒的那番熟悉和激动。

老黄牛终于还是到了年龄,它死了,就在睡梦中死了。

没有了正常的呼吸,老黄牛安详的眼睛禁闭着,静静的躺在那。

许尔勒难过的心无法言语,为什么老黄牛陪伴自己的时间却还不如自己活的时间长,许尔勒的心里空荡荡的,唯一的寄托和陪伴,也就这么没了。

许尔勒无比的荒凉。

唯一的心里平衡也没了。

将老黄牛好好的安葬了,许尔勒内心无比的沉重与悲哀,没有人能够接受的了陪伴自己将近几十年的寄托离开自己。

或许是许尔勒还是接受不了这种打击,许尔勒经常会在梦里梦到老黄牛在笑,老黄牛跟他讲了一大堆的话。

有时侯看到别人牵着自己家里的牛慢慢走时,许尔勒看的更是怀念。

老黄牛已经离开世界有一段时间了,但,许尔勒却还是感觉到很悲伤。

孤独的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路上的车来来往往,快速的穿梭,许尔勒平静的内心不被外面一丝一毫的喧闹所晃动。

在许尔勒横过马路时,只是好像身后一辆快速行驶的车,像是没有看到许尔勒似的,就如同闪电似的飞驰过来,反应过来的许尔勒瞪大了眼睛,眼见冲过来的车辆,他的腿居然犹同固定住似的紧张的不知动弹。

许尔勒因为害怕和紧张,惯性的闭上眼,心里上下不停的跳动,急切的盼望这车能刹住,毕竟,他还不想死。

貌似,

很快,响彻的刹车声。

悬紧了心的许尔勒这下总算是松了口气,好在自己幸运的逃过了一劫。

但是,却又什么东西躺在那里?

许尔勒难以置信。

一头牛就躺在那里,在这马路上,就有一头牛躺在那里。

司机从车窗里探出头,在那骂骂咧咧公路上出现的牛。

许尔勒在细细一看,这牛的身形,长相,感觉都很像自己原来的老黄牛。

鉴于带有一种怀念的心里,许尔勒上前去,这么靠近端察,让许尔勒震惊了。

那牛关切的眼神明确的告诉他这就是他原来的老黄牛,那么多的相似感。

撞死了一头牛,司机并没有在意那么多,很快就开走了。

许尔勒怵在那里,心里五味杂陈,翻云覆雨。

老黄牛躺在那里,挣扎了几下,就像当初许尔勒刚见到它时一样。

老黄牛的脑袋靠近许尔勒的脚摇了摇,就像以前一样的亲昵,许尔勒心里闪过多数的熟悉感,这就是老黄牛!

正当许尔勒想关怀似的摸摸它的头时,老黄牛的身体慢慢的消失了,它不舍的眼神让许尔勒无比的无奈和悲哀。

老黄牛的身体渐渐的透明,直到许尔勒再也看不到,看到如此景象,难以置信和接受的许尔勒还是怵在那。

盯看在那里,许尔勒久久不能回神。

“当时我救了你,现在是你救了我,好兄弟。”

许尔勒看着老黄牛慢慢消失的身体,也意识到了什么。

老黄牛对于许尔勒来说,更像是兄弟一样,许尔勒的泪花蓄莹在眼眶。

愿灵魂在天上安好。

玖玖彩票安卓下载

神曲世界高爆版

妖姬ol单机版

战玲珑破解版

相关阅读